中国农耕小技术 坦桑玉米大丰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教坦

发布时间:2019-11-06 14:46:59 人气:1035

“很多人都知道你说李教授在坦桑尼亚。我告诉政府官员,中国干部如何深入基层发展,如何去农村教农民种植玉米,如何不使用农药或化肥,只要他们努力工作,产量就能翻一番。”看到李小云教授,黑脸带着一副眼镜,瘦高的身材有些驼背,这往往是实地考察的“后遗症”。

李小云是中国农业大学一带一路农业合作研究所和中国南南农业合作研究所名誉所长。他于1987年获得中国农业大学农学博士学位。

李小云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农村发展、减贫、参与性研究与发展、性别与发展、民间社会与发展、可持续资源管理、国际发展援助和中部非洲发展研究。2004年获得首届中国扶贫奖,2011年获得国务院颁发的“右城扶贫科研成果奖”和“国家扶贫开发先进个人”,2017年获得国家扶贫创新奖。

这位生于陕西的农学家说话很快,许多例子都是关于农业的,这可能是他与农民打交道时养成的习惯。在与记者聊天的时候,他不时地看一眼微信,并迅速打了几个字来回复。这是他在微信上的指导工作。“坦桑尼亚和我成立了一个微信小组,引导他们通过微信种植玉米。这些玉米大部分将被磨成面粉,然后制成五加里,味道像中国的海绵蛋糕,成为东非人的主食。”

李小云和当地农业官员正在调查坦桑尼亚农民的状况。

李小云表示:“今年是我们中国农业大学“玉米密植技术”在坦桑尼亚推广示范的第八年,也是我们启动“千户万亩玉米密植技术示范工程”的第二年。在我们与坦桑尼亚团队建立的微信群中,坦桑尼亚合作伙伴开始上传玉米收获的照片。”

李小云问该小组的农业技术员samweli lbwela,目前玉米收成是多少。另一方回答说,他负责的村庄的最高产量是每英亩24袋(一袋大约105公斤)。

莫罗戈罗省农业厅高级农业官员甘比希(Gambishi)也在小组中表示:“今年的产量非常好。以前,我们村的产量只有每英亩15-17袋。中国的简单技术给我们带来了大丰收。”

李小云自豪地说:“小技术带来好收成,这表明只要适合当地条件,简单的技术就能解决大问题。我们现在已经在坦桑尼亚的十个村庄启动了项目,我的目标是在100个村庄着陆。”

面向小农的生产效率低

中国和坦桑尼亚于1964年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农业一直是中国和坦桑尼亚经贸合作的重要领域。中国是坦桑尼亚最大的贸易伙伴,2018年双边贸易额达到39.76亿美元。

2010年,李小云在世界银行坦桑尼亚国家办事处工作期间,参与了由国际援助体系和坦桑尼亚政府共同推动的“坦桑尼亚南部食品走廊建设”的可行性研究。他深入位于走廊的莫罗戈罗省、伊林加省和姆贝亚省的农村地区,调查农业发展状况。

坦桑尼亚气候条件优越,适合各种作物的生长。全年分为雨季和旱季。目前,坦桑尼亚以小农为主,平均土地面积为每户3-5英亩,家庭规模为每户6-8人。坦桑尼亚的主要粮食作物是玉米。由于缺乏有效的灌溉系统,大多数农业生产活动都在雨季进行。"只要下雨,农民们就会播种."李小云说道。

玉米是该地区的主要粮食作物。李小云在调查中发现,农民普遍反映缺乏种植玉米的改良品种、技术和资金。他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当参与中国黄淮海平原的农业发展工作时,农民们经常在农村听说他们缺乏技术和投资。

"在非洲学习听起来像在中国农村学习."李小云说:“在农民田间实地观察后,我发现这里大多数农民的玉米种植密度严重不足,这并不是主要由于所谓的资金短缺。"

李小云在现场计算,许多农民每英亩只有6000到9000株植物。由于玉米品种稀少,玉米芯秃尖率相对较小,个体生长良好,但种群数量不足,产量低。低秃尖率表明生育率是可以接受的。这当然主要是因为玉米品种稀少,通风和透光良好,每株植物光合作用充足。

这个发现也启发了李小云。就相对较低的玉米产量而言,事实上,自然土壤肥力的供应相对充足。他粗略估计,这种种植方法的平均亩产量在300公斤到500公斤之间,非常非常低。

他指出,农业的发展涉及市场、储存和加工等各个环节,即价值链。然而,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强调非洲的需求方,而忽视供应方的短缺。在某种意义上,莫罗戈罗、伊林加和姆贝亚省普遍的饥饿贫困和收入贫困首先与土地生产率低下有关。莫罗戈罗省豌豆村的农民每英亩玉米平均最高产量为460公斤,最低产量仅为350公斤。主要原因是密度不够,资金短缺不是全部问题。

中国农民收获计划

2011年,李小云的团队设计了一个玉米密植计划来提高产量。考虑到农民一般没钱购买化肥,他们还设计了以合理密植、间苗、中耕除草和保湿为核心的旱地密植技术,不使用化肥。由于没有灌溉,化肥的利用率很低,而密植和中耕除草是劳动密集型的,所以不要使用太多的外部资金,从而实现玉米的低水平改良。

李小云(左二)在坦桑尼亚的裴雅村调查和指导耕作技术。

说服农民接受新事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李小云回忆说,示威始于2011年的裴亚村。2012年没有农民采用技术。村里只有技术员毕胜加在自己的土地上种了一公顷。毕胜加是一名严格按照“中国专家”计划使用“中国技术”的农业技术员。

事实胜于雄辩。李小云说:“通过提供少量农民的营运资金来改良品种,他最终在那一年实现了20多袋的产量。在那之前,他只能收获10多个袋子。“收获的喜悦增强了他的信心。

当我看到它时,我会相信的。毕胜加的玉米故事在村子里流传开来。农民开始接受中国专家的中国技术解决方案。

“玉米密植”是一项简单而小巧的技术,在中国农村早已被接受。在坦桑尼亚,2011年一名农民采用了这一制度,2018年超过1500名农民采用了这一制度,从一个村庄扩大到10多个村庄。严格使用改良品种和75x35cm厘米密度种植、间伐和中耕除草技术,使玉米产量大大高于该技术之前和之后的农民。2013年至2014年,mtegawa simba村100多个示范家庭的产量从每英亩560公斤增加到每英亩1226公斤。

坦桑尼亚农民过着富裕的生活

李小云讲述了村庄和农民的名字,以及每个家庭的土地面积和玉米收成。“2017年,瓦辛巴村的亚当有两英亩土地种植玉米和芝麻。在2016年使用中国技术种植玉米后,他们家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他们不仅在2016年买了一部手机和一辆摩托车,而且在2017年还花了300万先令重建了三栋新房子,由于收入增加,他们的生活费用也不再贫穷。”

瓦辛巴告诉李小云,他现在是村里相对富裕的农民,除了生活费用,他还有更多的资金投资他的小企业。他把收集的玉米卖给农贸市场赚钱。也是因为项目进入后,全村的总产量增加,许多农民有多余的粮食出售。直到那时,他才有机会创办这样的小企业,赚取利润补贴家人。

李小云总结道:“坦桑尼亚劳动力的机会成本非常低。非农工作不多。劳动强度相当于增加农业就业。单位面积产量的增加相当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这对农业社会的减贫具有重要意义。”

非洲国家密切关注中国的农业发展和减贫经验。许多官员来中国学习和参观中国的农业发展实践。李小云经常对他们说:“中国目前的农业模式不是非洲可以效仿的榜样。我们使用大量化肥,并有高额补贴。你应该注意我们过去在农业发展方面的经验——在缺乏资金、灌溉和低产量的情况下,中国的劳动密集型农业技术最适合你。”

玉米在培雅村长势良好。

幸运赛车投注

热门资讯

启海绿色行 尽享慢时光 南通“江海一号”最美乡村旅游公路骑游

 

猜你喜欢

10月7日体坛夜画